當前位置:主頁 > 服務項目 > 用工風險管控 >

勞動者簽合同時隱瞞刑事犯罪曆史,能否解雇?

勞動法規定,勞動者就業,不因民族、種族、性別、宗教信仰不同而受歧視。

雖然說任何勞動者都應當享有平等的就業權利,但現實中有些勞動者找工作確實會難很多。

比如說有犯罪曆史的或被列為失信黑名單的應聘者,用人單位考慮錄用時會非常慎重。

根據《勞動合同法》第二十六條規定“以欺詐、脅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對方在違背真實意思的情況下訂立或者變更勞動合同的,勞動合同無效”。

那如果勞動者在應聘時,隱瞞自己有過犯罪曆史的事實,是否構成欺詐?是否屬於勞動合同無效的情形?用人單位發現後能否單方麵解除勞動合同?

隱瞞刑事犯罪曆史應聘,入職後單位發現還能辭退嗎?

代某2000年5月到M配件廠工作,雙方簽訂為期5年的勞動合同。

2004年4月,代某書麵申請要求出去自謀職業,申請自謀職業期間與配件廠保留勞動關係,社會保險費用自行承擔。

2004年8月,代某因涉嫌故意傷害犯罪被羈押,後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八年。

2010年8月,代某刑滿釋放後,又回到汽配廠工作,與配件廠補簽了2005年5月1日至2010年4月30日的書麵勞動合同,並簽訂了2010年5月1日開始的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

2015年9月,汽配廠知曉代某有過犯罪曆史後,以此為由與其解除勞動合同。

代某不服單位的做法,申請勞動仲裁,要求恢複勞動關係繼續履行勞動合同,仲裁委審理後支持了代某的仲裁請求。

配件廠不服裁決,訴至法院。

隱瞞刑事犯罪曆史應聘,入職後單位發現還能辭退嗎?

配件廠訴稱:代某采取欺騙手段與配件廠續簽的勞動合同無效。

公司與其簽訂的《勞動合同》中第七項第二條約定:“職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單位可以解除勞動合同:(5)被除名、開除、勞動教養、判刑的,勞動合同自行解除。”

代某2004年1月在實施故意傷害犯罪行為後,取保候審期間,隱瞞事實,騙汽配廠說要自謀職業,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8年也未告知。

並且代某在服刑期間,指使他人為其偽造醫院診斷書,騙取配件廠批準其病假。

代某刑滿釋放後,繼續隱瞞其服刑事實,騙取配件廠與其簽訂了勞動合同。後因有人舉報配件廠才獲知代某在2004年8月被判刑的事實。

《勞動合同法》規定:“勞動者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的,用人單位可以解除勞動合同

綜上,請查明事實,依法支持配件廠的訴求,改判認定原、代某雙方的勞動關係已合法解除。

隱瞞刑事犯罪曆史應聘,入職後單位發現還能辭退嗎?

一審法院:單位未要求勞動者說明,不算隱瞞

本院認為,代某與配件廠續簽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係雙方自願簽訂,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合法有效。

代某與配件廠簽訂的續訂勞動合同,雖然合同的落款時間為2010年5月1日,但實際簽訂的時間為代某刑滿釋放後。

配件廠與代某續簽勞動合同時,原告對其員工進行背景審查用人單位知情權的必然內容,員工也有義務如實告知與建立勞動關係相關的個人信息。

本案中,代某在其續簽勞動合同時有過犯罪前科,但配件廠在其續訂合同時未要求說明相應的情況也未明確提出曾經接受過刑事處罰的勞動者不能續簽勞動合同

代某自2010年起在配件廠處工作至今,並無不良表現,代某雖受過刑罰,但被追究刑事責任後依然有勞動就業的權利,故原告的訴訟請求,本院不予支持。

裁判結果:配件廠與代某繼續履行勞動合同。

配件廠不服,提起上訴。

公司訴稱:《刑法》第一百條規定:“依法受過刑事處罰的人,在入伍、就業的時候,應當如實向有關單位報告自己曾受過刑事處罰,不得隱瞞。

代某作為一名老職工,在明知公司規定及上述事實的情況下,因害怕單位與之解除勞動合同,而在實施故意犯罪以及被判刑後,采取申請自謀職業、偽造診斷書、申請病假等各種手段,隱瞞單位,並使不知情的配件廠與之補續簽了勞動合同,已經構成欺詐。

請求撤銷一審判決,改判認定雙方的勞動關係已合法解除。

隱瞞刑事犯罪曆史應聘,入職後單位發現還能辭退嗎?

二審法院:簽訂合同時已服刑完畢,應享有平等就業機會

代某與配件廠之間於2010年8月14日補簽了2010年5月1日起的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的尾部時間為2010年5月1日,簽訂合同時代某已經服刑完畢。

代某雖曾被追究過刑事責任,但經過教育改造後仍享有公平就業的機會,2015年9月1日配件廠以代某曾被追究過刑事責任為由解除與代某的勞動合同,不符合法定的解除勞動合同的條件,故一審認定配件廠解除與代某的勞動合同屬違法解除並無不當,本院應予維持。

綜上所述,配件廠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

隱瞞刑事犯罪曆史應聘,入職後單位發現還能辭退嗎?

隱瞞自己的犯罪事實,是否構成欺詐?

要看是否與勞動合同直接相關,如果直接相關,則應當告知用人單位,如果不相關,則無需告知,比如:

《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六條:因貪汙、賄賂、侵占財產、挪用財產或者破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被判處刑罰,執行期滿未逾五年,或者因犯罪被剝奪政治權利,執行期滿未逾五年的,不得擔任公司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

《保安服務管理條例》第十七條:曾因故意犯罪被刑事處罰的、曾被收容教育、強製隔離戒毒、勞動教養或者3次以上行政拘留的,不得擔任保安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