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服務項目 > 用工風險管控 >

員工以母親名義開競品公司,挖走本單位客戶,公司辭退合法嗎?

在公司從事銷售業務近30年,掌握了大量公司客戶信息的員工。被查出其親屬成立了相同業務範圍的公司,並且已經把公司的客戶“挖”走。

公司發現後將其停職,再以嚴重違反公司製度為由將其解除,而後公司被起訴至法院。

公司的製度中,雖然有關於商業秘密的保密義務及處罰相關的規定,但製度沒有經過民主程序,也沒有向勞動者公示告知。

這樣的情形下,製度未告知員工能否作為解除的依據?近30年工齡、簽無固定期限合同的老員工,被單位單方解除可要求多少經濟賠償?

近30年工齡無限期合同員工被辭退,違反職業道德也算理由?

案號:(2020)蘇01民終3053號

曹某1991年就進入M公司從事銷售相關工作,並於2002年簽訂了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

2019年7月,曹某被公司停職,原因是公司查出曹某母親王某,成立了一家與公司經營範圍類似的A公司。

經調查,2016年9月,曹某母親與曹某同一辦公室同事的親屬共同成立了與其任職公司經營範圍相類似的A公司。

2017年至2019年期間,且曹某在M公司工作期間負責的客戶從A公司采購機械備件。公司宣傳的圖紙曹某也提供給A公司並上傳至相關網站

調查證實後,M公司以曹某利用職務之便,謀取私利,違反了M公司的規章製度,決定解除與曹某的勞動合同。

隨即曹某將M公司起訴至法院,要求公司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51萬餘元。

近30年工齡無限期合同員工被辭退,違反職業道德也算理由?

一審法院:

根據《勞動合同法》第四條 規定:用人單位在製定、修改或者決定直接涉及勞動者切身利益的規章製度或者重大事項時,應當經職工代表大會或者全體職工討論,提出方案和意見,與工會或者職工代表平等協商確定。在規章製度和重大事項決定實施過程中,工會或者職工認為不適當的,有權向用人單位提出,通過協商予以修改完善。用人單位應當將直接涉及勞動者切身利益的規章製度和重大事項決定公示,或者告知勞動者

M公司雖提供了《XX機械廠商業秘密保護規定》、《XX機械廠商業秘密處罰規定》,但曹某對此真實性、合法性均不予不認可,M公司亦未能提交上述規章製度已經過民主程序製定並向曹某公示或告知的證據。

並且M公司提交的證據,不能直接證明曹某實際參與了A公司的設立與經營,亦不能證明A公司用於宣傳的圖紙係曹某提供給A公司並上傳至相關網站。

故,M公司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其主張,據此解除與曹某的勞動合同,缺乏事實依據,係違法解除勞動合同。

一審法院對曹某主張的賠償金的訴訟請求,予以支持。

M公司不服,提起上訴。

近30年工齡無限期合同員工被辭退,違反職業道德也算理由?

二審法院:

《勞動法》第三條 …勞動者應當完成勞動任務,提高職業技能,執行勞動安全衛生規程,遵守勞動紀律和職業道德

《勞動合同法》第三條 …訂立勞動合同,應當遵循合法、公平、平等自願、協商一致、誠實信用的原則

根據上述規定,勞動者應向用人單位履行忠誠義務,其內容包括在職競業限製義務、離職競業限製義務、保密義務、報告義務和服從義務等。

根據M公司提供的微信記錄和采購清單顯示,曹某母親為股東成立的A公司,其他股東及高管均與曹某有密切關係,A公司的經營範圍與M公司有競爭關係。

並且A公司存在實際經營行為,曹某在M公司工作期間負責的客戶從A公司采購機械備件。

其行為違背了勞動者在勞動關係存續期間應遵守的競業限製義務,違反了誠實信用原則

因此,M公司有理由認定曹某未盡忠誠義務,實施了有損公司利益的行為,此解除與曹某的勞動合同,於法有據。且M公司已履行通知工會程序,故其解除與曹某的勞動合同,係合法解除。

二審判決:公司解除勞動合同合法,無需支付經濟賠償。